导航菜单

欧洲人“报复性”存钱 家庭储蓄涌入债市-草木皆兵的主人公

实际上,上周意大利就发行了创纪录的220亿欧元债券——其中140亿欧元直接由散户投资者购买。这是一个早期迹象,表明额外的家庭储蓄正进入本国的债券市场。

从4月底开始,欧洲各国逐渐放松了疫情期间出台的限制措施。陈新认为:“欧洲的解禁最近刚刚开始,一些公共活动被允许进行,但整体的市场和经济秩序还没有恢复正常。在这种情况下,对经济体期待的消费来说,可能时间点还未成熟,所以这也是造成民众没有花钱,反而储蓄的原因之一。”

欧洲人“报复性”存钱 家庭储蓄开始进入债市

欧洲央行(下称“欧央行”)和英国央行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,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 欧洲各地的银行存款正在激增:今年3月,欧洲五大经济体中有四个经济体的储蓄率大幅上升,远高于长期平均水平。

欧央行预计,由于新冠肺炎疫情,欧洲政府债务水平占国内生产总值(GDP)的比率将上升约20个百分点,但连恩表示,他希望欧洲储户会购买更多此类债务。

[ 今年3月,法国储户储蓄了近200亿欧元,远高于其平时的长期平均月度银行存款(38亿欧元)。 ]

不过,德国银行存款却呈现大幅下降趋势,但这是家庭提取现金所致。德国人倾向于在危机期间以现金形式进行储蓄,2008年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,曾出现过类似现象。德国央行的报告指出,1月底至5月初,德国的流通现金增加了397亿欧元。

欧洲人“报复性”存钱 家庭储蓄涌入债市

“许多家庭在过去几周内积攒了非自愿的储蓄,因此他们的银行余额将比疫情前更健康。”凯投宏观(Capital Economics)经济学家德波诺(Melanie Debono)表示,“但许多人将不愿像过去那样自由消费,因为他们对拥挤的地方、公共交通和国外旅行持谨慎态度。”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作者: 冯迪凡 高雅 李欣洁

根据欧央行数据,今年3月,法国储户储蓄了近200亿欧元,远高于其平时的长期平均月度银行存款(38亿欧元)。法国央行(Banque de France)的数据显示,自法国开始实行一系列封锁政策以来,截至5月中旬,法国储蓄总额已增长逾600亿欧元。

连恩表示,就像日本在经济危机期间债务水平激增的例子那样,如果大部分债务由本国家庭持有,那么高额的公共债务并不会产生外部经济压力。

欧洲储户会购买国债吗不过,一些央行官员和经济学家认为,储蓄趋势可能会产生积极影响:更高的家庭储蓄可能被用于投资主权债券,支持许多国家应对疫情而需要筹集的巨额债务。

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、欧洲研究所经济室主任陈新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之为“报复性储蓄”:“这次疫情跟以往的经济危机不太一样,看不见的病毒完全干扰了原有的政治和经济生态。换句话说,老百姓对这场危机的持续长度以及未来发展,都持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态度。”

同时,欧央行数据显示,3月份意大利储户储蓄了168亿欧元,远高于34亿欧元的长期月平均水平;西班牙家庭储蓄了101亿欧元,也高于23亿欧元的平均水平;英国央行的数据则显示,3月份英国家庭银行存款增加了131亿英镑,创下月度增幅的新纪录。

陈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疫情期间欧盟采取了一系列社会保障措施,比如政府直接为企业提供部分工资开支以保障就业,提供相关补贴维持企业运转等。“但对于普通民众来说,他们还是抱有深深的危机感和对未来的不确定。在这样的状态下,大家可能就会选择增加储蓄。” 陈新说。

对此,陈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这其中的逻辑有些勉强。“这并不像国内发行特别国债时,老百姓会拿着银行储蓄的钱去购买特别国债。对于欧洲来说,尤其是对储蓄率仍不算太高的欧洲国家来说,民众本身没有多少钱。” 陈新说,指望老百姓大规模购买债券并不现实。

陈新认为,在经济体完全解禁、社会生活恢复正常,经济的复产也回到轨道之后,消费就会重新复苏。

欧盟委员会(下称“欧委会”)也预测,今年的高储蓄率将持续。欧委会在其春季报告中表示,欧元区家庭储蓄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将从去年的12.8%升至今年的19%,这是一个创纪录高点,而明年将回落至14.5%。

法意西英多存钱,德国人爱取现

此外,陈新指出另一种可能性:“欧洲现在处于负利率状态,所以民众不会选择长期存钱。尤其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政策应该会推着民众把钱拿出来进行消费或者投资,比如投入房地产。”

“今年(欧洲)家庭储蓄确实出现了显著增长。”欧央行首席经济学家连恩(Philip Lane)近期表示,“这是一个重大的宏观问题,即家庭会将支出行为推迟多久。”